澳門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四大戰略框架


“一帶一路”倡議是國家層面的頂層設計,希望通過區域合作,實現共同繁榮。澳門作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成員,在參與國家頂層設計時,也應圍繞“一帶一路”,做好本區域的頂層設計。

  文|澳門 周平

  澳門參與“一帶一路”的頂層設計思路,應該立足現實、循序漸進、先易後難、穩步發展。對於頂層設計實現的路徑,我們提出的策略建議是:一個目標、兩個層次、三個區域、四個闆塊。

  一個目標

  中央政府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以“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流通、民心相通”為總體目標,推動沿線國家的共同發展,促進社會文化、經濟、金融和基建等方面的交流合作。澳門在進行自身的區域性頂層設計時,也應以這“五通”為總目標,穩步發展。

  兩個層次

  澳門應當分別從政策層面和操作層面制定具體策略規劃。特區政府負責宏觀層面的政策制定與溝通;各部門在特區政府專責委員會下進行整合,打破原有職能界限,協調各社團、機構、企業,制定具體、可行的實施方案。

  三個區域

  1、將“粵港澳大灣區”作為中心區域

  在政策層面上,“粵港澳大灣區”構想已納入國務院印發的《關於深化泛珠三角區域合作的指導意見》。“粵港澳大灣區”將推動“九加二”泛珠三角區域合作向更高層次、更深領域、更廣範圍發展,成為聯通“一帶一路”的重要門戶。

  在地理位置上,澳門是“粵港澳大灣區”無法分割的重要成員;從區位優勢上來看,澳門也通過港珠澳大橋、西江、深中通道與周邊的中山、廣州、深圳、香港等地形成互補互促的犄角之勢,成為“一帶一路”陸海交匯的節點城市;在文化上,澳門有著其它灣區成員無可替代的獨特文化。因此,把“粵港澳大灣區”作為澳門發展的中心區域,既符合中央的長遠規劃,也符合澳門自身實際和長遠發展需要,更有利於澳門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發揮自己的區位優勢。

  2、東連福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

  福建作為古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起點和發祥地,長期以來都是中國對外貿易的重要窗口,尤其與東南亞、中亞、中東等國家和地區海上貿易往來頻繁,人文交往密切。根據《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文件,國家支持福建建設成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在“一帶一路”重點布局的15個港口中,福建一省就佔了3席,成為其海上絲綢之路的核心競爭優勢。澳門聯手福建,共建21世紀海上絲路經濟帶,不僅能使澳門成為21世紀海上絲路的重要環節,也有利於加快海上絲路經濟帶的形成,加速福建的發展步伐。

  閩澳兩地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具有“地緣相近、人緣相親、文緣相通”的天然優勢,閩澳地區共用發展機會,不僅有利於深化在“一帶一路”貿易投資領域的合作,實現互利共贏,也有利於澳門在做好“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建設的同時,共同探索進一步管好、用好、護好海洋資源與文化,貫通21世紀海上絲路,深化發展海洋經濟的合作。

  3、西接葡語系國家特色合作區

  澳門與葡語國家一直保持著緊密的歷史文化聯繫。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成立以來,葡語國家對澳門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葡語國家通過澳門與內地進行的經貿合作逐年遞增。葡語國家的工業化程度普遍不高,從國家發展與經濟轉型的發展趨勢看,葡語國家今後的經濟發展蘊藏著巨大的潛力。

  中文和葡語都是澳門的官方語言,澳門與葡語國家的行政和法律相近,澳門的文化、飲食乃至建築,都散發出文化融合的氣息。這種融合的氣息使中國內地和葡語國家對澳門平添了好感、令與澳門開展“走出去,請進來”的深度合作增加了成功的幾率。

  因此,澳門不僅要建設“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服務平台”,還要借助自身優勢,進一步拓展與葡語國家合作,促進海上絲綢之路的發展。

  四個闆塊

  基於澳門人力資源不足、土地緊缺、資源有限的現實,澳門應優先發展能夠滿足用人少、見效快、資源需求低、可持續發展的如下四個闆塊︰

  1、葡語國家法律與文化服務闆塊

  有鑒於澳門地區資源特點,法律與文化服務應偏重法律與語言方面的翻譯、出版、培訓服務等項目,比如可在中葡大廈建立葡語國家法律培訓諮詢中心和葡語語言文化培訓服務中心。

  無論政策溝通還是貿易暢通,都需要法律保證,需要語言溝通。從業者到了不同區域,首先需要熟悉當地的法律規定與語言。法律培訓(尤其是商法)與語言培訓,對於中國和葡語國家到對方國從事“一帶一路”的人員來說都是急需的項目。澳門可以先從葡語國家的商法入手,翻譯、出版發行葡語國家商法書籍;並先期培訓本地葡語國家商法培訓師、諮詢師,讓一批澳門居民成為熟悉葡語國家法律、掌握法律培訓要領的高級人才;然後通過他們在澳舉辦各種培訓班,對各國來華和中國駐外的機構、企業提供商法培訓、資訊諮詢等法律衍生服務。語言培訓也是這樣。

  專業培訓對於澳門而言,具有用人少、見效快、規模效益突出等優勢。所以葡語國家法律的翻譯與培訓,包括葡語語言培訓,在澳門參與“一帶一路”的實踐中前途光明。

  2、離岸經濟與口岸經濟闆塊

  作為第二個切入點,澳門應充分利用自由港政策和口岸眾多的特點,形成離岸經濟和口岸經濟優勢。作為國際自由港,離岸經濟是澳門一大特色。非本地企業與澳門企業聯手,外可享受免稅政策,內可充分利用CEPA(《內地與澳門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政策)給澳門的紅利。澳門參與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相信不久的將來,隨著電子化、移商化的發展,離岸經濟也會以新的面目展現在世人面前。

  澳門陸地面積不大,但口岸眾多。口岸經濟已在許多國家發揮出巨大作用。澳門每年3,000萬人次的出入境旅客,對於隻有60餘萬人的澳門來說,確實是一個龐大的市場。如果在口岸周邊建立高品質、國際化的商品、禮品市場,不僅能滿足廣大遊客購物、補貨的需求,更會彌補顧客因遺漏而無法向親人“交代”的遺憾,同時,也會吸引更多採購商到澳門批發採購,形成口岸經濟圈。

  3、特色金融闆塊

  澳門作為國際化大都市,具有自身的金融特點和優勢。澳門的特色金融,怎麼搞,搞什麼?大家見智見仁。澳門的特色金融,應該是別人不具備條件、做不到的。這就是藝術金融。藝術金融包括文創、影視劇本、作品和藝術品的買賣、出售、保險與租賃。在澳門,政府正在大力扶持文創產業,藝術品欣賞收藏方興未艾,金融和保險業也在積極探討如何參與。以藝術租賃為例,澳門不僅擁有豐富的從業人員,如銀行、保險公司、保安、鑒定、評估、倉儲、物流等現成的從業人員;還具有實力雄厚的收藏家和大型娛樂場博物館這樣的藝術租賃潛在客戶等。這使澳門能夠形成以鑒別、評估、抵押、銀行、保險、物流、租賃為一體的特色藝術金融鏈。

  需要指出的是,藝術租賃有別於藝術品買賣,不僅可盤活資金,還可以提高藝術品的使用效率。藝術租賃金融,還可帶來許多衍生產品,包括由租賃帶來的保險服務產業、維護保養、保安、巡展會展產業,藝術品加工產業等。典型例子是,廣東省揭陽市作為世界首屈一指的玉石加工基地,玉器貿易總額突破了百億元人民幣。

  4、海洋利用與開發闆塊

  澳門連接水路與陸路,是古往今來重要的節點城市,也是“一帶一路”格局中,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成員。2015年,中央政府批給澳門85平方公裏海域,結束了澳門鄰海無海的局面,為澳門的長遠、多元發展帶來巨大契機。

  有人認為,澳門周邊海域水渾水淺,無法建深水港,利用價值不高。這其實是一種糊塗認識。澳門結束了靠海無海的局面後,給澳門自己發展海洋經濟、利用海洋資源提供了廣闊的前景。須知道,澳門的海域是目前澳門陸地面積的2倍多、接近三倍,為澳門提供了持續發展空間。

  澳門可以考慮在海域南段,建立風力和太陽能發電,解決澳門用電問題;還可以考慮結合航道疏浚,進行人工島造島工程,在接近深水區域,把海底沙石抽出來建島用,這樣深水港有了,島也建成了。一舉兩得。進一步來看,如果有了深水港,澳門與福建的海洋經濟發展項目會更加具有可操作性,與葡語系國家的合作也會因此而加快步伐。21世紀絲綢之路的建設前途將更加光明。

  因此,抓好海洋利用與開發闆塊變得非常重要。澳門水域管理必將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的發展,有利澳門更好地參與區域合作,更好地以古代海上絲綢之路起點的角色參與“一帶一路”建設。這是一個全新的闆塊,在海洋資源開發與保護、海洋文化的認知與挖掘、海域管理與海洋經濟發展、海上絲路的連貫等方面,澳門也將大有可為。

  通過以上分析可知,澳門從政策層面和操作層面制定策略規劃,有利於宏觀微觀共同發展;同時,立足粵港澳大灣區、聯手福建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進一步擴展葡語國家合作,有利於實現區域共贏;而從葡語國家法律文化與商貿服務、離岸經濟和口岸經濟、特色金融和海洋資源這四大闆塊優先入手,則是提高績效的必要途徑。

  在中央政府“一帶一路”“五通”的總體目標下,澳門這艘國際知名品牌的經濟大船,掛起特區“一帶一路”頂層設計的風帆,駛向21世紀海上絲路的彼岸,正當其時。

  (作者係澳門城市大學澳門“一帶一路”研究中心主任)



回最頂